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旷视国际 >屏风接班危机 国内外剧团经验可供借镜

屏风接班危机 国内外剧团经验可供借镜

阅读969

屏风接班危机 国内外剧团经验可供借镜

「有幕起,就有幕落。幕起幕落之间,完成了一齣戏的生命。虽然,舞台上有形的一切不复存在,无形的感动却永远在我们心中。」
屏风表演班宣布将于12月29日《莎姆雷特》吉庆版全台巡演结束之后,无限期暂停未来演出活动。

屏风表演班负责人暨剧目监製王月昨(26)日发表一篇屏风将无限期暂停演出声明稿,内容指出,已逝屏风创办人李国修曾说,「要维持一个剧团的营运,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作品」,而表演艺术团体的运作不同于一般企业或公司行号,「作品」与「商品」的差异在于,商品连结的是企业品牌,而作品连结的是创作者。李国修过世后,剧团的运作方式和作品势必会产生质变,完成已公开演出后,将暂停表演。

各界给予肯定及鼓励,期待屏风再起。

●云门舞集创办人林怀民
可以了解王月的伤痛与疲惫,她的决定应予尊重。云门也曾暂停,复出后走得更稳。希望王月休息后能够重启屏风。台湾不能没有屏风表演班!
●屏风「大师兄」郭子乾
剧团结束容易,起来难。李国修众多杰作将可能束之高阁,有戏却不能演,多可惜!盼望老师作品能像莎士比亚诸多经典、百老汇音乐剧般,让后人不断演出,这才是传承。
●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吕柏伸
爱尔兰的艾比剧院、俄国的莫斯科剧院,并未因为萧伯纳、史坦尼斯拉夫斯基等大师的离开而结束生命,虽然他们的背后有国家的支持,但后继者却不断开创新局,为剧院找到新生。
虽然台湾剧团很少会去演出别团创作的作品,因此李国修的作品也很难由其他剧团演出,但李国修生前也培养了接班人,也许应该让他们尝试开创新局,为屏风找到新的可能。
●两厅院代理艺术总监李惠美
表演艺术团队因为灵魂人物过世而造成影响的情况,中外皆然,但百老汇却可以透过标準化及定目剧演出方式,在全球一再複製成功经验。百老汇可以比作大工厂,台湾的剧团则多半为小工厂,小工厂则为手工业,一切量身订作,因此难度特别高,换了人,戏就完全走样。
李国修的屏风表演班正是标準的手工业,不但由他一人编剧、导演,很多戏都由他主演,换人演味道就不对了,没人可以取代李国修。
●纸风车文教基金会执行长李永丰
屏风品牌好不容易建立,就这样结束,太让人遗憾。每个时代都有象徵,屏风就是其一,希望屏风可以继续营运,应该还是有办法继续下去。李国修担心作品未来会质变,但诸多戏剧经典都是在后人流传下发扬光大,每个时代对作品的诠释不一样,这也才显现大师经典的价值,剧团无限期暂停,但戏剧不能埋没。
●舞蹈空间舞团艺术总监平珩
屏风的担忧可以想像,建议大家可从学校开始研究及训练演出李国修剧本,品质稳定后,将来就可能正式演出。
●文化部长龙应台
七月初探视王月时,王月已表达屏风无限期停演的想法。她当时告诉王月,在面临人生大艰熬的时刻,最重要的是照顾身体和修复心灵,至于无限期暂停的事,希望等王月身心恢复后,再好好深谈。

大师过世,国外表演团体如何面对?

●玛莎‧葛兰姆舞团曾因版权问题一度停演,现已恢复营运;
●鲍许的乌帕塔舞团靠资深团员维持,目前仍在巡演;
●后现代舞蹈大师模斯‧康宁汉在生前即设立康宁汉信託以承续舞作所有权,康宁汉舞团虽于两年前关闭,舞作仍由其他舞团演出。

国内优人神鼓遭逢经营危机,如何化解?

优人神鼓去年(2012)传出经营出现危机,感受到艺术与现实的拉扯,为维持营运,将不再申请文建会扶植团队补助,宣布停止创作3年,只做邀约演出。文建会主委龙应台得知消息后,前往优人神鼓的山上剧场进行探访;她表示优人神鼓事件凸显的问题之一是政府文化预算过少,所以应该想办法鼓励中小企业对艺文计画支持。

不久后,有企业主动联繫,赞助经典作品《金刚心》千万元演出费用之外,更开办员工击鼓训练课程,协助优人神鼓渡过难关。同时,龙应台更建议,艺文团队本身应该将艺术行政变成专业,建立起行销跟募款的机制。

政府补助太少是表演艺术面临倒闭的主要原因吗?

先从国外例子看起,受全球经济不景气影响,英国政府自2011年起削减公共开支,连带影响文化预算。虽然补助金削减,艺文团体却未必悲观看待此事。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首席剧作家马克.瑞文希尔认为,少了充裕的补助,正好免受政府的压力。不附庸于任何公共资金的艺术家才最自由。「如果我无须填写表格、交付审核,来证明自己的作品和我本人有多棒,也许我可以做出更好、更真实,甚至更偏激的作品。」

台湾方面,面对政府补助的问题,李国修的接班人黄致凯也表示,与其只会批判,骂政府不重视文创,但我们若没有拿出好作品,「政府为什幺要投资你?为什幺要为你盖一个好的剧场?观众为什幺要进剧场来看戏?所以就是去做!」

当初说好的,传承呢?

提到传承,李国修说:「表演艺术的薪火相传是思想上的传授,剧场和企业不同,剧场是属于大众的。长江后浪永远推前浪,我厌恶外界以为『屏风表演班等于李国修』,如果是这个胸襟,那新的优秀人才永远无法出头,屏风表演班是一个大家共享的舞台。」

前几年李国修罹病休养期间,屏风表演班过了一年多没有李国修掌舵的日子,但这艘船并未迷航,照常演出,票房依旧亮眼,凭着「我厌恶屏风等于李国修」,不想成为一人剧团,十多年来,李国修有心栽培后进,有两位已「出师」的弟子,黄毓棠和黄致凯。黄毓棠擅长临帖李国修旧作,黄致凯则是承习李国修社会批判的风格,走原创编导路线,开创台湾剧场推理剧的风气。

李国修说,他不担心屏风因为没有李国修,就不叫屏风,因为「很不屏风的屏风」就是屏风特有的DNA。他就如一位老师傅看着年轻厨师辛勤的背影:那不熄炉火熬的陈年滷汁,熬的不只是一个人的青春,是两代人的岁月。

然而屏风将在不久的将来画下句点,这碗陈年滷汁由谁继续熬煮呢?

延伸阅读

屏风表演班《莎姆雷特》巡演后 将无限期暂停演出 声明稿
屏风表演班 年底无限期暂停
林怀明:台湾不能没有屏风
艺术界呼吁:剧团暂停 戏剧不能埋没
功德圆满的人生──李国修
传承屏风 李国修、黄致凯私密师徒情
英政府砍预算 艺文团体正面看待
获企业捐款 优人神鼓打出新的乐章
优人神鼓暂停创作3年 龙应台:问题在文化预算过少

上一篇: 下一篇: